aras

维拉·三家·醉生梦死组·GGAD·薰嗣·《相见欢》·华山·凛遥·故园风雨后

 

柯吕东致阿列克西斯


暮·歌

阿列克西斯,我熟知你的名字如同我熟知缪斯的歌谣,我愿抚摸你白皙的脸颊如同抚摸潘神的排箫。在黄昏星照临之际,我在暮紫的沉淀与飞鸟的和鸣中温柔地回首,青草的香气萦绕在枝柯与琼英。在阿卡迪亚,我幸获神灵的削刀,糅合这极乐之地的静谧和使叶绿浓郁如油的阳光,雕刻我面庞的棱角。我日夜勤作以避免伤怀,时而又沉湎于巴克斯那醉人的陷阱。

莫敢言为朱庇特之骄子,而少年意气总不会随意消发。我的阿列克西斯,你何曾垂眸一视你忠诚的奴仆?让我口吐无礼之言吧,我要亲眼目睹你眼中的辰星。

我曾凭珠玑之歌让迪尔西哑口无言,梅利博欧斯在花香中宣布:柯吕东不愧为柯吕东。我把我彼时的眼当作我荣誉的勋章,而...

  1

哭辽

  8 6

目录

天机阁打杂的:


按下Ctrl+F可以快速搜索当页内容


建议收藏目录,目录会随时更新


未经允许,请勿转出lof


使用说明:


关于投稿——有两个方式:①图片数量少的话,可以在自己的lofter发然后艾特我然后私信提醒我一下,因为有时候通知太多可能会看不到;②如果图片数量很多可以私信加我扣扣,或者在本篇的评论里自行寻找我的扣扣号。


以及关于投稿好感度回信篇,目前小四代写的目前是不收录的(包括薄礼由小四代呈),这部分好感度回信所有Npc都是一样的所以暂不做收录。


关于我的剧情讨论群——群内统一认...

  3198

【醉生梦死组】隐喻而起(上)

依旧是那对兄弟,HE, 雷误点

1

伊尔牟在一段时间之前曾试图在脑海里清点他花园里所有花木的名字。这个一段时间,伊尔牟觉得大概也就是浇一次花的时间,或许还并不到一次,因为大部分花木并没有名字。这就像积攒了太多的花蜜订单,不知从何入手。伊尔牟揉了揉脸。他知道现在不是想罗瑞恩花蜜在维拉中的受欢迎程度的时候,因为这并不能阻止他想起其中某位维拉——虽然那位维拉并没有对那种花蜜显现出像某个居住在岛屿之南的维丽那样的狂热。

伊尔牟开始试图回忆中洲的样子。这确乎是很有效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然而不久,那些黑夜下的山峦凝聚成一袭黑色的长袍,铺展开来,白细的树干化作一双修长有力的手,夕辉下的金叶旋转着成为了...

  10 2

考完啦考完啦
我要开始还债啦x

  5 1

愿自己不负十二年寒窗

  12 9

⊙▽⊙
真的没想到是迪奥啊

  2 7

【二牙】岁月深潭(点梗)


@Mio

原梗:要刀!!要他在海岸边永生永世吟唱他失去的爱情和一切

非典型性二牙刀

人称转换频繁注意

lo主淡圈已久,手感尽失

和平捉虫,欢迎安慰xx

——————

0

编织命运的丝线总会有用尽的那一刻,剪刀落下之前,我只想做你唯一的织物,剪刀落下之后,我不归来,却都记得。

1

我是在那片海岸长大的。曾经有个背着琴的先生在那里停留。

他不说名字,大家就都叫他琴先生。琴先生有长长的黑发,总是戴着兜帽,兜帽底下是一双坠着星星的眼睛,他从不在大家面前弹琴,但有一晚爷爷去海滩取渔船上的东西,碰巧撞见他在那里弹琴吟唱。

“那他的歌声是怎样的?”我睁大了眼睛,手里把玩着自己的金发...

  21 1

“相聚尽欢,离别若素。”

其实想想,若是相聚尽欢其实已是福分,事实上往往还残留着许多未出口的话,或是未偿还的愿,在岁月里渐渐聚集成垢。等到了“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之时,才是真的束手无策了。

我大概不会过的很好。因为“离别若素”,我总是很难做到。非要离别的时候,我往往是不知情的,等回过了神来,肝肠寸断。

而我往往也因此更加地喜欢郎俊侠。

  37 2

© aras | Powered by LOFTER